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新闻 > 教育机构 > 正文

文革"大串联" 几十万人乘车不要钱

  一、言语理解邂逅生僻成语言语理解与表达总考查题型保持不变,包括逻辑填空、片段阅读和语句表达。今年对各题型的题量进行了微调,逻辑填空考查题量与去年持平,片段阅读由去年考查13题增加为16题,语句表达由去年的7题减少至4题。从考查内容来看,逻辑填空除了考查高频成语外,还考查了一些不太常见的成语,如渊渟岳峙沉思翰藻,但依然侧重对实词的考查;片段阅读侧重对主旨观点题的考查,去年考过的细节判断题、文意推断题和标题添加题继续考查。从题量上看,细节判断题由去年的1题增加为3题,标题添加题由去年的1题增加为2题;语句表达考查题型与去年一致,考查语句排序题和语句衔接题,其中语句排序题回归常规考查形式,取消去年段内排序的形式。另外,语句衔接题题量减少,由去年的5题减少为2题。

  她现在最亲密的人显然是她的丈夫……”梅姨和丈夫菲利普是在牛津大学读书时相识的,两人在1980年结婚。由于健康原因,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属于丁克一族。丈夫虽然年纪比梅姨小两岁,但特蕾莎·梅曾经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菲利普是她最重要的依靠,最亲密的顾问和政治盟友。2017年,在共同接受BBC的采访时,两人透露,在家中,他们的分工是女的负责做饭,男的则负责倒垃圾,而且当时菲利普还在电视节目中猛夸太太做的菜好吃。(陆晨箫)

文革"大串联" 几十万人乘车不要钱

  上海文革期间究竟有没有猪肉票?    这个问题在很长时间里让文革史研究者金大陆感到困惑。

文革到了国民经济崩溃的边缘,食不果腹又是人人都有的经验,加上文革前后曾用肉票,文革焉有不用之理?    为此,金大陆曾三次在不同场合对三十人次(十人一组)作了微型调查,结果二十九人次确认文革期间使用猪肉票,还有多人描绘出文革肉票的形状和图案,只有一人断定此事有误。

不过,答案实际上明明白白写在《上海副食品商业志》内:1964年6月1日至1976年7月15日,(猪肉)敞开供应共12年2个半月。

    生于1949年的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金大陆,今年已经62岁。

像他这一代的研究者,会认为文革是集体犯罪还是人类遗产这样的争论充满着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

如果说前者是一种终极性的批判思路;那么后者便是一种颠覆性的辩护思路;都是力图在惯常的政治学框架内得出结论。 文革二字,对金大陆而言,是实实在在的生活记忆。

不过,有关文革的集体记忆,比如细小如猪肉票,正在失真。

    最近,金大陆的文革研究《非常与正常:上海文革时期的社会生活》出了厚厚上、下两册,用丰富、扎实的第一手史料,详尽描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的人口状况、红卫兵串联、破四旧、计划生育、婚姻状况、蔬菜生产和供应、粮食供应、群众报刊、深挖洞等方面的情况,描绘了一幅特定时期上海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全景画面。

    文革研究不仅应该有政治运动的框架,也应该有社会生活、社会生产的血肉。     几十万人乘车不要钱    红卫兵外出串联,在金大陆的社会生活路径文革研究中占了将近一半篇幅,在他的文革记忆里也带着少年的兴奋。     1966年10月,金大陆还是年仅16岁的上海中学生、非红卫兵,却在半年多的时间内连续三次去了山城重庆,名义和内容都是大串联。

    第一次出发是1966年的10月10日。 上午,与同学结伴先坐长途汽车到达松江,再花八角钱买一张去嘉善的火车票。 因为只要一踏上嘉善的地界,我们的身份立刻就变成了外地赴浙江串联的革命师生。 研究文革历史的学者应该了解,这条线路是当时上海非红卫兵外出串联的主要通道。

    金大陆与伙伴们坐上了火车,火车停靠嘉善的时候,这群第一次冒险的少年紧紧拽住车票不敢喘气。

不过行程出乎意料的顺利,傍晚他们抵达杭州,在马路对面的接待站凭学生证吃饭、凭学生证上车,过上了特殊年代欢天喜地的金卡生活。     原定的目的地是韶山。 排队办票的时候,金大陆与来自重庆的学生攀谈,得知《红岩》中的白公馆、渣滓洞都是真的,可以参观,原定的走向立刻被心中对《红岩》的向往取代了。

    第二次去重庆是1966年底春节前,我是业余体校乒乓球班的,几个低年级的球友吵着要我带他们出去经经风雨,见见世面。

我就带上一个小同学直接买票从上海到了杭州。

金大陆说,当时正逢北京紧急通知全国,停止徒步串联,五百里以外的十天内办票回家,五百里以内的则一律走回去。

杭州站围满了上海学生。     就在慌乱之际,一个矮小、看上去显得傻乎乎的重庆学生引起了金大陆的注意,因为他一人手上竟然有七八张学生证。 我们要求用一枚井冈山纪念章换他两张去重庆的车票,他拔腿就往车站跑,当天就喜滋滋地把票办来了。 就这样,我又到达了重庆。

这一次,金大陆一心想的是过三峡。

    等到1967年5月,全国已经燃起了武斗的战火,重庆是最激烈的地方之一,而上海的两派则凭内功对峙。

学生停课在家,开始无目的地寻找欢乐和刺激。 这一次我并不想去重庆。 但球友班级的同学中,有一位年龄稍大的不顾我们的讪笑,直言不讳要去重庆找在北京串联时相好的女朋友,我很容易被人说动。     这一类外出串联经历并非个案。 第二次从重庆回上海的船上,有许多和我们一样回家的串联师生,他们有的从峨嵋山来,有的从西双版纳来,有的甚至从敦煌来,他们背着从各地采购的土特产,还背着照相机他们比我们更精明,更潇洒。

船过三峡的时候,上海虹口区的一位教授看我们心馋,为我们拍了两张照片留念。

    当然,也有例外。

后来写出《黄河边的中国》一书的曹锦清教授,就是上海外出串联学生中老老实实真正响应徒步串联号召、沿着铁路步行的少数派,这在金大陆后来通过搜索档案、报刊、回忆录等大量资料,以及口述访谈中,都属于鲜有的案例。 而回忆起这些,曹锦清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笨蛋。

    文革运动初期,因上海没有发生类似西安、兰州、长沙、天津等地学生与当地部门的直接冲突(上海冲击市委事件,是由南下串联的北京红卫兵发动的),也就没有一批批学生为上访取经而外出串联。

所以,尽管也有零星的上海学生趁势流散在外,但作为集体行动,上海的大串联是发生在毛泽东首次接见红卫兵之后。

    这即是说,上海的红卫兵大串联在原初形态上,缺乏内在的造反性质的动因,它是被触动和被召唤的,它更典型地具有观摩和周游的特征。

    金大陆说,大串联几十万人乘车不要钱、吃饭不要钱,属于社会非常行动,而非常行动在因果上不可能持久。 因此,周游大地、探亲访友也就不足为怪。 反之,这才是属于正常的归趋,因为人们心里萌动着对生活的渴望。   。

    上一篇:2017临床医师考试传染病、性传播疾病考点:病毒性肝炎记忆口诀 下一篇:没有了